关灯
护眼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玄天成一手拿着菜刀,头也不回的说道。

    “整个柳府连只鸟都没有,就你这里冒着一大股炊烟,我又不是瞎子。”浪七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玄天成苦笑着摇了摇头,他怎么把这给忘了。

    “七哥,你怎么还不问我为何如此?”

    “有什么好问的,做都做了,管他狗屁原因干嘛,不过下次最后提前说一下,这样搞就有些被动了。”浪七一屁股坐在桌子上,顺过一把花生一样的东西,嗑了起来。

    “是不是坏了你的计划?”玄天成一手还拿着菜刀,转身问道。

    “干嘛?想砍人啊?”浪七笑道。

    “哦!”玄天成这才发现自己手里还拎着把菜刀,尴尬的一把扔在后面。

    “开玩笑的,这么紧张干嘛,真是的。”浪七笑道。

    “想坏我的计划,你这水平还差点?呵呵,你当我的计划是什么,豆腐渣工程?一碰就坏的那种?开什么玩笑,实话告诉你,你的那些个热血冲动早在我的预计当中,无非是多几个备案而已。”浪七瞪了一眼玄天成。

    “啊!”玄天成惊叫了一声,“那……那你为什么没早告诉我?”

    玄天成苦笑道:“害我还担心破坏了你的计划。”

    “告诉你个头。”浪七生气道:“我他妈刚想说,你就冲了上去,下次改改这火急火燎的性格。”

    这时的玄天成才想了起来,当时好像是看到浪七想说什么来着,只不过自己一时心急,就没顾上,径自冲了上去。

    就像浪七说的那样,做都做了,还能怎么样,为了掩饰尴尬,只好转移话题,“七哥,你这光明正大的出现在柳府,不怕别人对我们的关系起疑?”

    “起疑?起什么疑,现在都什么时候,柳府完蛋了,他们起疑还有什么意思?你自己出去看看,如今的柳府,连只看门的狗都没有,还那来的人,那些人唯恐避这不及,还那有勇气上这里来查看情况,你不信的话,我喊几嗓子给你听听。”

    “柳重,老柳……”浪七直接扯开嗓子喊开了,吓的玄天成连忙道:“你疯了,把柳重惊过来,我们之间的关系就真的全曝光了。”

    “我说你这脑子平时挺灵光的,这怎么一轮到有女人参在里面就变笨了,你这一冲上去,柳重这老狐狸马上就明白我们之间的关系了,还用的了猜?退一步讲,就算他也和你一样变笨了,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可这有什么意义,反正三天后,一切归零。”这于这点,浪七早已看破一切。

    “什……什么意思?归零那也是柳重和柳长天的事,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我都说的很清楚了,我就只是来收个尸,况且柳长天也并没有要杀柳重的决心,我这做法最多也就算个尽人事罢了,还谈不上和柳长天作对吧,他要和我秋后算帐,也不怕折了他的名声?”玄天成疑惑道。

    “哎,你还是太天真了,呵呵……”

    浪七话没说完,门外的一阵爽朗笑声打断了他的话。

    “七少近来可好啊!”

    柳重和柳如云的身影双双出现在门口。

    “托你老人家的福,本少吃的好,睡着好,身体更好。”然后对着柳如云笑道:“如云小姐好啊!”

    柳府虽呈败势,可柳如云还是习惯了大家闺秀的风范,回礼道:“浪少你好!”

    柳重看了看玄天成,又看了看浪七,语重心长的叹道:“想不到整个临风城的人都被你们俩给骗了,好局,好局,如此心机,绝不下于长孙祜,老夫真是老眼昏花,如此才俊,居然一个都没看出来,真是老了老了。”

    浪七知道他指的是自己和玄天成假装绝裂之事,笑道:“没办法,出身平民,不用点手段,在这临风城不好混呐!”

    柳重感慨叹了口气,他倒是能理解浪七话中之意,不过忽然又想到一件事来,道:“越姬之事是不是和你们有关系?”

    没想到浪七毫不隐晦,直接点头道,“那女人是我们杀的。”

    “你……”柳重猛的站了起来,不可思议的用手指着浪七,就算到现在,他都想不到会是浪七亲自动的手,毕竟当时的浪七他们才登门,而越姬已是化神。

    浪七对柳重的反应并不意外,淡然的看着柳重。

    过了一会,柳重还是无奈的放下手,重新坐回椅子,“罢了罢了,一切都过去了,随他去吧,只是可惜了越姬那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