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二郎,难道你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柴令武见房俊一副没事人的模样,不由开口问道。

    今天是什么日子?难道是七月半中元节?房俊一脸的茫然。

    “二郎,你是不是过傻了?今天是七月七,乞巧节啊!”程处亮出声提醒道。

    什么?今天竟然是七夕节!房俊闻言,顿时心中一惊。

    这古代又没手表没手机的,对于他这个后世之人来说,还真是很不习惯。

    不过大唐的七夕节好像跟男人没什么关系。

    七夕节,又称乞巧节,在古代,每年七月初七这一天,女子便会成群结队的在月下相聚,对月穿针,看谁穿的快,得胜者谓之“得巧”。

    女子心灵手巧,象征着未来婚姻生活也会得到幸福。

    七夕今宵看碧霄,

    牵牛织女渡河桥。

    家家乞巧望秋月,

    穿尽红丝几万条。

    这首诗是唐代诗人林杰的《乞巧》,描写的就是当时民间七夕节的盛况。

    “难道二郎你不知道今天国子监将在玄都观举办七夕诗会吗?”程处亮见房俊依旧一副不为所动的模样,顿时急了。

    “这国子监举办七夕诗会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想去凑那个热闹!”房俊撇了撇嘴,嗤之以鼻。

    什么狗屁诗会,老子可不感兴趣!

    “呵呵……二郎恐怕还不知道,外面有传言说说二郎之前作的诗是剽窃来的!

    如果这场诗会二郎不去,那这剽窃贼的帽子二郎可就摘不掉了!”柴令武看着一脸无所谓的房俊,苦笑道。

    “嗯,他们说的没错!我就是剽窃贼!”房俊依旧头也不抬,专心致志的对付着桌上的早膳。

    那些诗词确实是他剽窃的,这一点他不否认。

    “二郎明日可是要去国子监授课?”程处亮开口问道。

    “嗯!”房俊点了点头。

    随即他动作猛然一顿,眼睛豁然睁大。

    卧槽!原来在这等着老子呢!

    “二郎可是想明白了?”柴令武看着发呆的房俊,开口问道。

    “我想明白个屁!这帮狗日的竟敢这么整老子!老子要弄死这帮狗东西!”房俊顿时怒了。

    要是这剽窃贼的帽子自己戴上了,摘不下来的话,那自己还去国子监教个屁的书啊!

    试问谁愿意拜一个剽窃贼做先生?!这不是扯淡吗?

    “那这场诗会二郎去吗?”程处亮看着暴怒的房俊,一脸苦笑。

    “你这不是废话吗?”冷静下来的房俊继续坐在桌边大快朵颐,一边吃一边开口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