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时间飞逝。

    上午,十点。

    各位世家公子小姐一列列站着,一位武官慷慨激昂的说着比赛规则。

    夜笙坐立不安,只觉得身下的椅子烫人,“父皇,我坐在这里是不是不好啊!”

    夜修看了夜笙一眼,看见她像是被架在火上烤般的模样,淡然处之,“挺好。”

    夜笙:“……”挺好?

    她觉得不好啊,好在哪里?夜笙不懂就问,“父皇,哪里好了?”

    夜修很有耐心的回答了夜笙,“你不觉得?”

    “???”夜笙震惊的张了张嘴,没有得到答案反而是被反问了。

    夜笙想说不太好,但是看见大暴君意味不明的表情,话到嘴边夜笙紧急刹车临时改口,“父皇,我觉得……我觉得……”夜笙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最后话没有经过大脑直接说出来,“我觉得很好。”

    说完连夜笙自己都震惊了,她说了个啥?

    夜修似笑非笑的弯起唇角。

    夜笙还深陷在自己说了什么的震惊中无法自拔。

    她说了她说了……夜笙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夜繁星站在队列里看着坐在夜修旁边的夜笙,眼神狠辣如毒蛇。

    夜笙,夜繁星咬牙切齿,在心里把夜笙杀了无数遍。

    坐在夜修旁边的人应该是她,那个位置是独属于她的,而不是夜笙。

    此刻,应该坐在高位上的是她才对,是她瞻仰底下站着的众人,而不是现在她也是站在底下的人之一,她应该坐在专属于她象征身份地位的位子上,而夜笙,抢了她的荣耀,抢了独属于她的风头。

    夜笙,敢抢我的东西,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夜繁星握紧双手,眼睛似要喷出火来,恶狠狠的盯着夜笙。

    君衍注意到夜繁星的表情变化和举动,深邃的眼睛闪过意味深长的光彩。

    他的妹妹,敌视她的人有点多啊,让他这个做哥哥的有点为难。

    不过嘛,这很有趣,君衍深不见底的眼睛里闪过稍纵即逝的趣味。

    夜繁星眼睛恶狠狠的盯着夜笙。

    君衍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夜笙。

    夜笙突然觉得后背发凉。

    夜笙搓了搓手臂,转头往身后看,后面没有冰块没有风……

    夜笙转头看向夜修,一边搓着手臂一边说:“父皇,你觉得冷吗?”

    夜修看傻子一样的看着夜笙,“你眼睛不好。”

    这是一句肯定句,不是疑问句。

    现在太阳当空照,阳光灿烂,温度高低有三十一度,夜笙马上摇头,“我眼睛很好的。”

    夜修深不可测。

    夜笙:“……”

    怎么感觉被内涵了?

    大暴君这句话绝对不止一个意思。

    夜笙一个头两个大,所以到底还有什么是她不知道的?

    另一边,在说完了比赛规则后,衡阳山比赛正式开始。

    衡阳山里的所有动物都是养在这里,或者从其他地方带过来,大人和小孩围猎的也不一样,都是按照年龄大小划分开,但如果他们想尝试,也可以去其他不同的区域。

    各位公子小姐和世子郡主们拿着各自的武器走路或者骑着马进入衡阳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