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段易燃:“她往哪个方向走的?”

    凌狮立刻吩咐开车的小弟,“先往惠民大道开”,说完又转头问段易燃,“爷,我打不通幼幼小姐电话,你能打通吗?”

    段易燃没回答,但立刻掏手机给许云幼拨过去。

    可惜那边显示您拨打的号码已关机。

    许云幼从医院离开,一是因为自己的伤口已经止血,甚至开始愈合,她不能被人察觉异常。

    二是她不想面对段易燃,刚才看到他疯狂的自残行为,听到他说的那些话,她内心里产生过一丝动摇。

    一丝放下怨念,为爱妥协的冲动。

    出租车上的她清楚,若段易燃找她,很快她的行踪便会暴露。

    所以刚上车,她便给吉一打去了语音通话,让吉一用他的名字给她在吉家的协议酒店开了一间房。

    出租也没直接坐到酒店,她提前下了车。

    随便进了家路边小店,买了身新衣服换上,随后直接关了手机,在老居民区里穿行,一路步行来去到酒店办了入住。

    她没有找林施然,也没回她自己家,是希望自己想要避开他的行为足够直接。

    如她所料,段易燃在发现联系不上她,又失去她的行踪后,很快意识到了许云幼的意图,她不想见他。

    所以当她洗漱完躺在酒店松软的床上,给手机开机后,收到了许多条段易燃的留言。

    【你在哪?】

    【我当时不知道你她捅了你】

    【不要因为我耽误治疗】

    【幼幼,你还好吗?】

    ……

    每看一条,她嘴里念叨着回复一条。

    “我在酒店~”

    “当时不知道,现在知道了会替我捅回去吗?”

    “我没那么傻!为你耽误治疗!”

    “我好得很~”

    “……”

    她嘴上说了很多,却一个字没回复。

    正看着,又一条新的信息跳了出来。

    【你到底去哪了?城里所有医院你都没去!】

    许云幼意识到,如果这晚真的完全不理他,就他现在找自己的疯狂,恐怕要把整个京城翻一遍了。

    【我很好,我有神医。你还是担心你的黄若桦吧,我说了她对我做的我都会还给她,你可以把你的资源留着给她用,看到时候能不能抢救回来。】

    打完这些字她再次关机了。

    时间差不多到了,她得穿越回天堂去。

    *

    回到天堂,失落的情绪总算得到一定的抑制,但床单被罩上已经干涸的血液还是让她看了不爽。

    小腹的伤口已经基本愈合,虽然看着还挺明显,但确实毫无疼痛感。

    想到自己的身体状况,最好还是多休息一天,她电话给了都德夫,今天不参与行动。

    又联系了纪陆伯,问要怎么处理这些带血的床单,她依稀记得世主的近身东西都是需要特别处理的,尤其是血液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