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老苏校长朝自己绷紧的脸上狠狠扇了一巴掌,随后讪笑拉住胖子。

    “李佳啊,什么都好,就是爱钻牛角尖,只要认定的事情十匹马也拉不回来!

    其实我们每个人都劝过她,但她说这是她的私事。

    她都这样说了,我们这些外人也不好再多说什么!

    说实话,你能来苏旦,还是苏哲创造的机会。

    他也不想看到你们两人分开。

    否则啊,估计你晓得的时候,她娃娃都能打酱油了!”

    “哼!”

    胖子狠狠撇过头去。

    “我活了大半辈子了,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米还多。

    听我一句劝,三观不同的两个人终究都走不到一起去。

    你们两个这样僵持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

    “可我感觉的出她明明还是爱我的,还对我有感情在!”

    胖子歇斯底里的嘶吼了一声。

    看到周围人都在朝他们这边望过来,老苏校长立刻拉着胖子走到旁边偏僻的巷子里,继续劝说道。

    “就算还有感情又能如何?

    你瞅瞅我家那小畜生,只要忙起来,其他的一切都得往后排!

    表面上看起来风流成性,放荡不羁,但内心有着一套顽固不化的坚持。

    他比我还保守。

    说到底,李佳和苏哲是同一类人。

    天生的事业型工作狂,在他们眼里,爱情的份量远远比不上事业。

    可你不同,你可以放弃事业,为了爱情不顾一切,哪怕撞得头破血流。

    但你如果想用这种方式来感化李佳,我只能说你还不如去感化一块石头。”

    “老苏校长,那请您教教我,该怎样挽回李佳?”

    胖子红着眼眶,哀求道。

    “这个嘛...”

    苏清鸿挠了挠头皮,沉思片刻,眼睛突然一亮。

    “你这样...”

    随后老苏就开始在胖子耳边蛐蛐起来。

    胖子越听眉头皱的越紧。

    “能行吗?我担心还没走到第二步,李佳就会把我给削死!”

    老苏瞥了眼胖子,没好气的说道。

    “除了让她愧疚难当,用你的人生绑架她,你还有别的选择吗?”

    胖子顿时就不说话了。

    第二天,胖子前一天晚上逛脱衣舞厅的消息就传到了李佳耳中。

    气的她办公桌都要给她捶烂了。

    “该死的胖子,我前脚刚跟你提分手,你后脚就露出本性来了!

    没想到你会堕落的这么快!”

    虽然嘴上骂着,但李佳心里还是满满的愧疚。

    毕竟这一切都是她造成的。

    推开桌上的文件,李佳起身就要出门去找胖子算账。

    然而刚走了几步,就突然顿住。

    “分手是自己提出来的,此时还有什么资格再去管他呢?”

    默默的李佳又回到座位上,一脸黯然,痴痴的发着呆。

    就这样过了三天,李佳耳中关于胖子的流言蜚语越来越多。

    什么在顶级会所,一次性消费了一百万,只为要求看一眼一名来自暹罗国人妖的伤疤。

    什么在地下赌场,不到五分钟时间输了三百多万,最后还是水莎莎亲自出面,给他垫付了赌资,才把他给捞了出来。

    最后,当她听说胖子辞掉了‘解放号’的舰长一职,准备继续在苏丹港糜烂下去后,终于是坐不住了。

    一间酒店的公寓里,胡子拉碴满头油光好几天都没洗过澡的胖子透过窗帘看到一辆市政府的车驶入酒店院内,顿时一喜。

    “来了?”

    老苏校长问道。

    胖子点点头。

    “得嘞,那我得赶紧撤!

    小胖子,我看好你,好好表现!”

    鼓励了一句,苏清鸿也不再多言,从饭盒里挑了一块鸡屁股塞进嘴里,就立马撤了。

    将饭盒藏好,胖子立刻打开两瓶准备好的威士忌,就这样将两瓶酒全洒在地毯上。

    看了看房间的陈设,觉的还是太整洁,又将桌上杂七杂八的东西一股脑全部推到地上。

    一脚踹翻垃圾篓,随后立刻跳上床躺下,做出一副要死不活的颓废样子,静等着李佳到来。

    听到开门声,胖子微微睁开眼,看到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心中窃喜。

    嘿嘿!老校长果然有一手。

    看到床上憔悴无比的胖子,李佳心疼的难受,悄悄走上前,轻轻抚摸起他的脸颊。

    胖子装作被吵醒,缓缓睁开眼睛。

    “我们都已经分手了,你还来做什么?

    你走!”

    胖子狠下心一把推开李佳,转过身子,一副不想再见到李佳的模样。

    “你这样,不仅会让你父母失望,也会让苏哲失望,让我也...”

    话说了半句,李佳突然哽住,随后静静的坐在床边,缓缓说道。

    “胖子,这几天我想了很多。

    我很感谢你对我如此钟情,但你的爱让我喘不过气来。

    我没有勇气接受这样一份让我倍感压力的爱情。

    人的一生很漫长,我们才20岁不到的年纪,还有六十几年时光要度过。

    我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人,我没办法因为要维持这段感情而改变自己,迁就彼此。

    同样的,我也知道你是什么样的人。

    你也不可能为了迁就我而改变你自己!

    即便没有巴希儿,我未来要嫁的人也不会是你!”

    胖子听到这话,腾得一下坐了起来。

    “你不是我,你怎么知道我不会为你改变?”

    李佳眼睛通红,盯着胖子的眼睛说道。

    “自我决定踏足苏旦港的那一刻,我就已经决定,要将自己的一生奉献在这片土地上。

    甚至...甚至我都做好了不要孩子的打算。

    如果是这样,你也愿意吗?”

    “你...你...”

    胖子顿时说不出话来。

    他可是连自己一个儿子,两个女儿的名字都想好了。

    “你干你的事业,这和要不要孩子有什么牵扯?”

    李佳缓缓吐出一口气。

    “高中三年,我都是独身一人在出租屋里生活。

    为了找个伴儿,我先是养了一只猫,后来猫染病死了。

    我又养了一只乌龟,因为乌龟寿命很长,结果乌龟也死了。

    于是我又养了两只仓鼠,特地挑了一公一母,我听说仓鼠特别能生。

    假如鼠爸鼠妈老死了,也有他们的后代陪着我。

    然而不到一周时间,他们莫名其妙的也死了。

    前前后后我养过不下十只宠物,最终都是暴毙而亡!

    但你知道吗?哪怕陪伴我渡过了半年时光,活的最久的那只兔子,我也没有为它掉过一滴眼泪。

    我意识到这个问题的时候,自己都吓了一跳。

    后来我才清楚,他们为什么会死。

    我是一个天生薄情又自私的人。

    我无法用真心去爱他们,又怎么可能觉察出他们的异常?

    苏哲不止一次向我提过,想把炽旦空运过来,但都被我拒绝了。

    我很喜欢它,但我知道我唯一喜欢的方式就是尽可能的远离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