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夏苗苗回到村的时候,白佩佩刚刚收到京城的来信。

    段小雅生了。

    是位皇子,行七,名蔚华昊。

    “母子平安!”

    “母子平安好啊,平安你就能松口气,”夏厚德的脸上露出了笑容,说道,“暂时不用担心他们母子两个了。”

    “是啊,也算是松了口气了。”

    段小雅生产那日,皇宫不怎么太平。

    先是路上散步的时候被野猫惊,后是遇见不知道谁掉落在地上的珠子,再然后附近的宫室走水……

    一连串的事情,搞得不少人人心慌慌。

    就是耀帝,一时间都担心段小雅受影响。

    然而段小雅十分淡定,她在秦霜雪的搀扶下慢慢走进了早就准备好的产房,将肚子不舒服的“稳婆”带下去,换上了跟在秦霜雪身边的几个“宫女”。

    这几个宫女是段小雅早些年就挑好了的,特地安排人她们学习医术,通过“考核”以后,才通过不同的途径调到了她这里,然后到了秦霜雪身边。

    可谓是未雨绸缪。

    听着外面的“混乱”,产房里井然有序。

    她一边喝着宫人端上来的鸭汤,一边对秦霜雪说道:“本宫之前还没入京的时候,娘就跟本宫强调过医女的重要性,强调无论如何,都不要随随便便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别人手里。

    这么多年过去,本宫发现本宫娘说的话极少有出错的。你看看,本宫不过是生个孩子罢了,一个个搞得跟打仗似的,风声鹤唳,他们是生怕本宫从产房里出去啊……”

    “你管他们做什么?他们越怕,你就越要平平安安生给他们看,否则也白费了微臣和师傅的这么多心血,白瞎了微臣这一身医术。”

    “你这一身医术可不是为本宫学的,不过本宫很高兴这种时候有你陪在本宫身边,有你在,本宫的心就安了很多,就像娘陪在本宫身边一样。”

    要说底气,段小雅的底气还真是白佩佩和秦霜雪他们给的。

    要不是这些人一直在背后默默支持她,帮她出谋划策,做了不少事情,她都不确定自己会不会走到今天。

    或许能,但不会那么顺利。

    说不定尸骨累累,染了一身的血,早就不干净了。

    谁愿意自己手上沾血呢?

    不过是从低层爬起来时,碰到了各种艰险,没有办法罢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那我就只能痛下屠刀。

    “呜哇呜哇……”

    随着婴儿的一声啼哭,整个钟萃宫都松了口气。

    坐在院子里的耀帝连忙让人询问里面的“淑妃”怎么样了,精神气如何,面上是否还有血色。

    开口极快,根本不给旁边易皇后等人说话的机会。

    易皇后看着耀帝急匆匆地跑进产房看某人,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旁边,还有嫔妃在那里说酸话,说在耀帝眼里,怕只有某人才是他的女人,其他都是附赠的。

    “闭嘴!这话是能说的?回去抄宫规十遍!”

    一听易皇后插话了,那妃子闭上了嘴巴,脸上有些委屈。

    易皇后知道,她们肯定不服气,觉得事实就是如此。有段小雅在的一天,她们这些妃子就跟被强塞进来似的,只有她先吃饱了,她们剩下的人才能分到一点汤。

    怎么可能服气?

    论姿色,她们不比她差。

    论家世,她段小雅也不过是个没了父母的“孤女”。就算朝中还有一位夏大人,那又如何?那就是一个农家子,本领再大,也是农家子,没什么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