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那小兵吓得双腿发软,赶紧解释道:“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也是听说的,这也不能怪我啊!”

    耿年余直接冲去办公室请假了,然后就直接跟着高二毛和黄念妹开着吉普车就回了京城,

    黄念妹皱眉道:“福宝,不是平时挺厉害的吗?这傻丫头难不成被人算计了?”

    高二毛咳嗽一声道:

    “不至于吧?我总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

    不过耿年余你别着急,你这个车开慢一点,慢一点,慢一点……”

    他怕死了好吧?

    他才二十多岁,媳妇都没有呢!

    黄念妹也直接拉住了上头的把手道:“这速度确实好像有点快哈?”

    “踏马的,200多码,你管这叫有点快,耿年余,你给我开慢一点,老子还不想死……”高二毛急死了。

    耿年余咳嗽一声,这才把速度稍微放慢了一点。

    就几个小时,他们回到了京城,已经夜深人静了。

    耿年余直接冲进的福宝的房间,就像一阵旋风一样。

    福宝睁开眼睛吓了一跳:“哥,你这是怎么了?”

    耿年余一屁股坐在床上道:“你还能睡得着觉?都发生这么大的事情了,你居然在睡觉。”

    福宝睡眼朦胧道:“这大半夜的一点多钟,我不睡觉我干嘛?”

    耿年余刚想说话,就看到福宝穿着一件精致的黑色睡衣,那睡衣的面料是丝质的,如流水般光滑而细腻,轻轻触碰仿佛能从指尖溜走。

    睡衣上装饰着精美的蕾丝,那蕾丝花纹细腻而繁复,沿着领口、袖口和裙摆蜿蜒伸展。

    这件睡衣完美地贴合着福宝的身躯,将她曼妙的曲线展现得淋漓尽致。

    那黑色的蕾丝若隐若现地透出她白皙的肌肤,增添了一种朦胧而性感的美感。

    丝质的面料在灯光下泛着柔和的光泽,仿佛给她整个人都笼罩上了一层神秘的光晕。

    福宝站了起来,睡衣的裙摆轻轻摇曳,她给自己倒了杯水……

    耿年余直接又冲了出去,他只觉得鼻腔内一阵滚烫,紧接着一股热流涌出,鼻血不受控制地流淌下来。

    他的脸瞬间涨得通红,大脑一片空白,整个人仿佛被点燃了一般,体内有一股难以抑制的燥热在四处冲撞。

    他如梦游般踉踉跄跄地冲到院子里,急切地打开水龙头,冰冷的水“哗哗”地喷涌而出。

    他不顾一切地将头伸到水流下,让那刺骨的凉意浇在自己的头上、脸上、身上。

    水顺着他的身体流淌而下,打湿了他的衣衫,但他全然不顾,只是疯狂地用手接着水,不断地往身上泼洒,试图用这冰冷去浇灭心中和身体里那股熊熊燃烧的热意。

    他大口地喘着粗气,水珠在他的脸上胡乱地飞溅,他的身体在微微颤抖。

    可那股躁动却似乎依然在体内顽强地挣扎着,让他陷入一种近乎癫狂的状态。

    高二毛和黄念妹一下车就吐了,高二毛道:“耿年余,你在这干啥呢?有没有见到福宝啊?”

    耿年余咳嗽一声道:“哎呀!太热了,我就洗个凉水澡。”

    “我就去看看福宝……”黄念妹说道。

    “别,她……她怕是已经睡着了现在都1点多了,这小丫头有起床气,你们可别这么没眼力劲儿。”耿年余赶紧出声制止。